科学家质疑俄罗斯万年猛犸象“流血”新发现可
时间:2017-12-07

  科学家质疑俄罗斯百万年猛犸“流血”新发现的可靠性 - 新闻 - 科学网

  这个样本很可能是一个重大的发现,但并不是所有关于它的陈述都是正确的。图片来源:LEONELLO CALVETTI / SPL

  ■报社实习生段昕

  5月29日,俄罗斯媒体发布了一则引人注目的消息:该国的研究人员在新西伯利亚发现了一头保存完好的毛茸茸的猛犸象遗骸。超过1万年前的遗体中含有新鲜活的肌肉组织和血液,在零下10摄氏度时保持液态。

  同一天,“西伯利亚时报”的一则报道显示了很多样本​​的强大照片,比如照片显示猛犸象的身体组织保持微红,报纸上还显示出一小瓶黑褐色血液。据了解,该遗址位于冰洞的腹部,这一消息主要由俄罗斯雅库茨克东北联邦大学研究员谢苗·格里戈里耶夫(Semyon Grigoriev)提供,也是复活猛犸研究的领军人物。 Grigoriev推测,猛犸象的血液中含有一些抗冻物质,并声称该样本(来自母亲,年龄在50至60岁之间)是古生物史上保存最完好的猛犸象样本。

  与此同时,法新社报导说,这是有史以来发现的第一批猛犸象样本。报告还援引格里戈里耶夫的话说:“我们最有可能在这个样本中找到仍然活着的细胞,这个发现对他和韩国Sooam生物技术研究基金会正在合作的克隆庞然大物项目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发现。尽管以前学术界有过一些值得称赞的发现,比如2007年发现的小庞然大物卢比亚,但这个惊人的发现还远远不够。除了新鲜的肌肉组织,流动的血液和潜在的活细胞,还有什么更令人吃惊的东西吗?

  然而,“科学美国人”杂志在一篇文章中指出,这份报告是在大众媒体上发表的,而不是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杂志上发表,因此不太可信。为此,该杂志联系了一些没有参与样本的专家,并得到了一些答案:样本很可能是一个重大发现,但并不是所有的说法都是正确的。或者,这些陈述并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

  作为权威的猛犸象研究者,密歇根大学的丹尼尔·费舍尔(Daniel Fisher)与格里戈里耶夫(Grigoriev)密切合作。他在电子邮件中表示,新样本的报告基本属实,但应注意以下几点:

  也许是因为语言障碍,也许是因为媒体和科学家之间的误解,一些媒体的报道与真实情况有所不同。例如,这项研究的结果不是第一次发现老年猛犸象的遗体,而确切的说法应该是,这是第一次发现这样一个完整的猛犸象遗骸。此外,研究人员没有发现任何存活的细胞,他们大多希望找到含有克隆专家称之为DNA的细胞,即找到足够的DNA来克隆猛犸象。事实上,虽然有无数的克隆生存能力的分析,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完全符合大型克隆要求的DNA。因为一般来说,古代DNA被严重破坏,远远低于克隆猛犸胚胎的标准。

  至于血统,他们当然有了新的发现,但现在总结还为时过早。那瓶深褐色的液体不是血?不是纯粹的血?需要进一步分析,需要运用包括微观检查在内的方法来澄清。我曾经看过这个巨型血管里的浓缩血液,就像这个媒体上发表的照片一样,所以我觉得媒体的报道一般是合理合理的,这个时候我要保持客观的态度。新的样本,但我相信,如果我仔细研究,会发现有趣的发现。

  本文还与加拿大温尼伯曼尼托巴大学物理学家凯文·坎贝尔(Kevin Campbell)进行了磋商,他在那里与同事合作,利用毛茸茸的猛犸象DNA成功制造血红蛋白并监测其生存情况。 2012年,英国约克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Campbell和Michael Hofreiter在“科学美国人”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该蛋白质对温度变化敏感,并且具有自我调节能力,能够在寒冷的外部继续长毛象条件大象身体组织输送氧气。

  坎贝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这种液体或血液样本像肌肉样本一样保存完好(如图片所示,这种样本保存得相当好),红血球很可能保存得很好。他告诉科学美国人,他对样本中的血氧池感兴趣。

  研究血液含氧血液收集的第一步是找到红细胞,然后将血红蛋白从样本中的其他蛋白质/细胞碎片中分离出来。由于样本取自人体,很可能已经被肌红蛋白和细菌污染。但是从样本颜色的角度来看,基本可以断定血红蛋白含量非常可观(也许其中还含有大量的肌红蛋白)。

  坎贝尔说,格里戈里耶夫已经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他样本的血液不会冻结,甚至在零下17摄氏度。坎贝尔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但他怀疑血液中含有所谓的低温保护剂。

  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一般来说,人体内的血液和其他液体在零下6摄氏度时冻结,样品在零下17摄氏度的条件下保持液态,表明它处于过冷状态。许多动物和植物能够在非常寒冷的条件下保持身体内的液体流动,因为它们含有被称为抗冻/糖蛋白和冷冻保护剂的成分,可以大大降低过度冷却的临界值(大致相当于冰点)。

  如果猛犸象的血液也具有这种特征,那么它们将是唯一能够这样做的哺乳动物(尽管北极松鼠腹腔内的过度冷却点已经被证明是零下2.9摄氏度,虽然这个现象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但是我怀疑猛犸象的血液在零下17摄氏度时仍能保持液态。

  例如,他们确实可能携带某种防冻剂,而长期储存条件使得这种成分高度集中。但另一种可能性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所谓的防冻材料。猛犸象样本中的水实际上是由它周围的冰层产生的,这又使得身体内的血液变得高度集中,凝固点下降。也有可能的是,样品被存在于具有冷冻保护功效的冰中的细菌感染;同时或与其他解释。

  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些样本可以在这里存放这么长时间,而且还是流血的。然而,总体上去除这些问题是一个具有较高研究价值的重大发现。

  目前,坎贝尔,费舍尔和格里戈里耶夫正在讨论这个新的样本。从光明的角度来看,样本的发现可能意味着对猛犸理解的一场革命。但科学美国人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说,一些科学家不想重振已经灭绝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猛犸象。打击种族灭绝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原题“百万年猛犸真的流血吧”)

  中国科技报(2013-06-03第3版国际)